开心赛车精准人工计划

Chapter.2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开心赛车精准人工计划

    对于威拉德突然高兴起来的语气,凯瑟琳不明所以,她扬起头,双手背在身后,左手的手指勾起右手的指尖,静静地看着他。

    她没有问,只是安静的等待对方往下说。

    而威拉德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他只说着“我就知道”,却没说他知道的到底是什么。

    凯瑟琳尊重他的沉默。她不爱追着问,也非常善于管好自己的嘴巴和好奇心。

    威拉德撇嘴笑道:“我想我该走了。”

    威拉德的离开和到来一样毫无征兆,不过凯瑟琳闻言非常高兴,立即一改刚才悠然的态度,兴致勃勃地说:“那我们现在快点回去,不要耽误你回家。”

    威拉德看着她溢于言表的快乐,控制不住体内的幼稚恶作剧因子,咧着嘴道:“我好像又不想走了,我总感觉你还有话要对我说。”

    凯瑟琳:……确实有。草泥马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好在威拉德很有眼色,只是开个玩笑。他在真正招致凯瑟琳的愤怒前,非常明智地提出让她带他回隆伯恩去牵马。

    凯瑟琳心里对这位绅士的认知又上升了一层,发现他对人心和情感的洞察实在敏锐,恰到好处的把度控制在她真的对他感到生气和反感的边缘。

    他们一起往回走着,漫步在大片的青色中,清爽的风和温煦的光洒在山野间,远处是淡淡的雾和薄薄的炊烟。

    微风拂过威拉德的脸庞,他微微眯了眯眼,打算问凯瑟琳想找什么样的房子。

    威拉德想起昨天看见信时心里一度的轻视和鄙夷,难得有些过意不去。他决定帮她找个房子,算是一点小补偿。谁让他错怪了这位小姐呢?放错信的第二页在另一封信里,这个错误确实低级又可笑,但谁能保证永远不犯错呢?

    他可一点都没看出来她喜欢他。

    至少现在不喜欢。

    当然,如果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一场高明到连他都不能发觉的自导自演,是为了俘获他的心的演戏,那……

    威拉德扬起了嘴角,忽然意识到自己对此居然很期待。

    很有意思,不是么。

    威拉德侧头,正巧看到凯瑟琳轻轻抬手,拢起垂下的一缕青丝,柔嫩的手指把头发别在小巧的耳朵后,露出白玉般的脸颊和沉静的神色。

    趁天空还蔚蓝光明

    趁花朵还娇艳芳菲。1

    威拉德心里闪过这么一句诗。

    威拉德咽回要说的话,视线重新回到前方。

    他想,景色真美啊。

    两人沉默地走了一小段路,在快到隆伯恩时,威拉德忽然道:“要继承你们家的,是那个人吗?”

    “谁?”凯瑟琳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刚才在你们家里的一位男士,”威拉德用下巴示意她看,“现在在那边站着,肥头大耳的那个。”

    凯瑟琳顺着他示意的方向望过去,看到离两人几十米处,有一位身形略显笨拙的男士在她家门前焦急地徘徊。

    威拉德的形容词让凯瑟琳笑了起来,她认为这比喻到位极了,但很少有人会这么直白说出:“戈登先生,有没有人说过您根本毫无绅士风度。”

    “有吧,但没人当面说过。当然,我认为这是一句夸奖,我想听你多说几遍。”

    “那我偏不如您的意。”

    “哈哈,贝内特小姐,你有没有发现我特别让着你?”威拉德的声音变得十分轻柔。

    “我倒是觉得,您是懒得和我计较,我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哪里值得您花费多余的心思和时间呢?”凯瑟琳机智地答道。

    威拉德那双蓝色的眼睛看向凯瑟琳,唇边流出一丝笑意,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猜,他是在等我?”威拉德微挑眉,语气听不出好坏。

    凯瑟琳不太确定地道:“说实话,我基本没有猜到过他想干什么。”

    “哦?你倒是把我说好奇了,你能猜到我怎么想,却猜不出来他的?”

    “你对我太过赞誉了,我哪里想得到你的想法呢?不过是聪明的人办事有章法和逻辑,我再笨,凭借常识还是能从中看到点什么。但我的表兄,”凯瑟琳想不出来好听的形容词,“我只能说我们的思路不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交流。”

    “那我给你演示一下,怎么交流,”威拉德气定神闲地道,“如果这个表现让你满意的话,我能否问你要一个奖励。”

    “不能。”凯瑟琳十分果断。

    威拉德露出失望的表情。

    凯瑟琳看着他逼真的神态,认为他生错了时代,往后几百年一定是好莱坞黄金时期的小金人影帝。

    两人走到隆伯恩门前的路上时,柯林斯先生看到了他们,非常殷勤,远远地就迎了上来。

    先前戈登先生在隆伯恩出现,贝内特先生为他们引荐时,柯林斯先生总觉得自己见过这位先生。但他苦思冥想,都没想起来在哪有过这一面之缘。

    直到戈登先生和凯瑟琳出门后,他又苦恼地想了很久,才想起来早些年他在剑桥神学院读大学时,远远地看到过一位学生中的风云人物。

    18世纪的剑桥大学,学校内部如同整个社会一样,明确划分了贵族生、高价生、普通生和工读生四个等级,等级之间秩序森严。2

    那位风云人物当然不是戈登先生,他有一天和一位绅士一起在三一学院走着。柯林斯先生无意和他们走到了一条路上,迎面相对时,他立刻谦卑的躲避让开。

    但也许是他的动作太慢了,贵族生还是很生气,斥骂他不该和他们出现在一个场所,当贵族生要让跟班们殴打柯林斯先生时,那位先生阻止了他的行为。

    “好了沃博尔,我们还要去见校长,不要浪费时间了。”

    贵族生听从了他的话,他们走开了。

    柯林斯先生弯腰曲背地站在原地,内心永远铭记那位先生的高傲和尊贵。

    毕业后柯林斯先生再没遇见什么大人物,凯瑟琳夫人这位游离于贵族和权力圈外的贵妇是他能攀附上的最高贵的人。

    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隆伯恩遇见这位先生。

    柯林斯先生无比恭敬地走到戈登先生面前,他弯着腰,勾着头,那模样像极了他之前去和达西先生攀谈时的样子,如出一辙的卑下和低微。

    “尊敬的先生,今天能在隆伯恩碰见您实在太令我意外了,怎么都没想到居然能遇见高贵的您,请允许我向您介绍一下我,虽然刚才贝内特先生已介绍过,但我还是想要和您介绍一下我现在的圣职,我是……”

    “这位先生,你是什么,我毫不关心,”戈登先生用着毫不在意的语气,漫不经心地道,那态度仿佛在说脚边的一摊泥,“我现在只希望你立刻离开我的视线。”

    这是凯瑟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戈登先生。

    自从和他认识以来,他对她从来都是彬彬有礼,慷慨大方,就算刚才故意耍她,也恰到好处的把握了度,一直保持在尊重的态度和语气里。

    可现在他对着柯林斯时完全像换了一个人,那么的高高在上和目中无人。

    看着他,凯瑟琳不由想起了另一位高傲的先生,想起他冷淡的眉眼和不苟言笑的神情。

    不过,虽然都是高傲,但他们的傲又不尽相同。

    达西先生是不想和层次不同的人接触,他嫌别人又愚蠢又麻烦,不认为自己能从中得到乐趣,所以选择不说。

    而戈登先生…

    凯瑟琳定定地看着他。

    他是完全的蔑视,是真的高高在上的把柯林斯当作不用分去眼神的泥土。

    自从当上司铎后,柯林斯先生还从未被人如此粗暴无礼地对待过,凯瑟琳本来以为以他现在的自大,哪怕脸皮厚如城墙都要受不住,没想到他居然没有任何犹豫,立即鞠躬,似乎认为高贵大人的指责理所当然。

    “是的,抱歉我打扰您了。请您千万不要怪罪我,我只是太希望与高贵的……”

    “我说,”威拉德慢条斯理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你懂立刻的意思么,先生。”

    柯林斯顿时如被掐住脖子的鸡,闭上嘴巴,即刻从他们面前消失了。

    凯瑟琳目瞪口呆。

    “你看,对于这样的人就要这么交流,只要你有权势一天,你让他学狗叫,他也会笑着跪在地上开始的。”威拉德看着凯瑟琳,眼神炯炯,海水般冰冷的瞳孔里静静地燃烧着汹涌澎湃的火焰,“这是奥兰多·莱安伯爵说的一句词,我背得对么,凯瑟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