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赛车精准人工计划

第132章 给丁然把身份先确定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开心赛车精准人工计划

    丁然双手紧紧地拉着李罢的手,声音甜甜地撒娇。

    “班长,走嘛!”

    李罢都准备行动了,丁然的电话响了。

    “喂,冉学长?”

    “……”

    “啊?不好意思,我和我爸爸今天要去逛街。”

    爸爸?李罢激动了一下。

    男人,呵呵……都特么一个德性。

    “下次一定……”

    丁然拒绝了电话里的男生的邀请,朝李罢眨了眨眼道:“走吧!”

    李罢笑了笑,“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叫一遍试试?”

    丁然拉着李罢的手,没有一点羞耻的意思,杵在李罢的耳边小声喊,“爸爸!”

    “鹅鹅鹅……”

    听到李罢笑出的鹅叫声,丁然白了李罢一眼,心想,“男人都一个样!”

    不过身体上对李罢没有一点嫌弃,拉着李罢就往外走。

    “别拉拉扯扯的,胡老师和冉学长看着不好。”

    李罢把手抽了出来,刻意来了这么一句。

    丁然娇滴滴地说,“你要是肯当我男朋友,我马上跟他们划清关系。”

    “你想得美,一曰为父,终身为父……”

    丁然心中颤了颤,李罢这是给自己的身份定性了吗?不过丁然再仔细想想,李罢对她的态度就没变过,一直都这么冷冷的,没人的时候可以撩骚两句,当然她的面,他可以跟任何女人谈情说爱,而丁然在那些女生的面前,却没有登堂入室的资格。

    情/妇!

    这个定位好像比较准确。

    丁然不甘心,却无可奈何。

    三环路如今还没有建成通车,师大南门想拦一辆出租车,难度不亚于中彩票。

    现在出行和十五年之后的网约车时代一比,还是显得落后了不少。

    趁着等出租车这个当口,李罢给薛露打了个电话。

    “喂……”

    当中传来薛璐睡意朦胧的声音,“帅的人已经起床,丑的还在赖床。”

    “臭李罢,你再说我丑我就生气了。”

    听到李罢的声音后,薛露连瞌睡都清醒了,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李罢,谢谢你叫醒我,我今天还有好多事哦!”

    “不就是忙着想我吗?”

    “呸……”

    薛露啐了一口,不过心里还是甜甜的,“想你只是其中一件事,不跟你说了,我要起床了。”

    李罢挂了电话,大大方方的将手机揣进兜里。

    丁然明明就站在身边,可是李罢一点都没有顾忌的意思,也就印证了丁然的猜测。

    可以当着情/妇的面给正室打电话,却永远不可能在正室面前接情/妇的电话。

    李罢点了一支烟,从现在开始到出租车来的时候,丁然还可以考虑要不要带李罢去见自己的小叔。

    这是李罢给丁然最后的机会。

    烟抽完的时候出租车来了,丁然去勇气挤出笑容来,强迫着赵明坐在后排,甚至连刚才电话里是谁她都不愿意问,问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徒增伤心?

    不过丁然隐隐能够感觉到那个女生应该就是军训的时候,打过电话来的那个女生吧!

    丁然在李罢强行将手抽出来几次之后,终于如愿以偿的把李罢的手臂紧紧的抱在怀中,枕着他的肩,嗅着她身上的男人味,真好闻,如果能被他这样搂着睡觉,就更好了。

    丁然不自觉的摩挲了一下腿,正巧也被李罢看到了,**又在想那些***的画面了,哼哼……

    “你小叔家不是在梁家巷吗?这围着一环朝西边走是什么意思?”

    丁然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我小叔家在梁家巷?”

    “学生资料上填的,在都城住址在梁家巷啊,怎么了?”

    还好李罢反应快,要不然就被套进去了。全屏都是上辈子的记忆,要知道李罢和丁然的小叔在上辈子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当然,都是丁然造成的。

    想到今天要见一个老熟人,李罢还是有种奇妙感。

    “这是去哪里?”

    “周末,我小叔难得有时间,所以约了小婶去浣花溪走走!”

    呵呵……

    这他妈就是一个典型的理工男干出来的好事,何曼这个女人爱美到了哪种地步?一天恨不得换三套衣服,高跟鞋从来不离脚的女人,带她去逛浣花溪?

    零一年的浣花溪还没有改建修整过,青砖路面凹凸不平,走起路来一磕一碰,高跟鞋的跟如果太细了,不是摔跤就是扭脚,真是个傻逼。

    果然,当李罢看到何曼的那张满是嫌弃的脸时,就知道今天的约会是失败的。

    李罢瞅着丁然,“你说你一个恋爱经验这么丰富的姑娘,怎么不教教你小叔怎么追女孩儿呢?”

    丁然无奈地说,“我教了呀,他不听,说我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

    出租车司机有点不耐烦了,“你俩别聊了,能先把出租车钱给了吗?”

    李罢抬起头来看看湛蓝的天空,“啊!天气真好。”

    丁然笑得都停不下来了,“别装出那副小家子气的模样,没人让你给钱!”

    丁然从小包当中拿出100块钱递给出租车司机,找了零之后,两人这才走了过去。

    丁然的小叔今年30。是省地质科学研究院的骨干,博士学历,在他们单位非常牛逼,据说给他介绍对象的阿姨把他办公室的门槛都快踩平了。

    这一辈子再见的时候,唯一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是那感人的发际线,甚至都不能再算发际线,像是跑道一样被铲过,只有依稀的几根细头发丝儿迎风飘扬。

    他叫丁宇航,听这个名字感觉像学错专业了。

    丁宇航看到李罢的那一刻,眼中就充满了警惕,特别是看到丁然对李罢这么亲密的情况下。

    雄性对**的敌意往往都是因为身边有出色的异性,要是身边放几个老太婆的话,这种敌意瞬间就消失不见。

    对于丁宇航的目光,李罢一点也不害怕,就这么跟他对视着,反而把丁宇航给看的不好意思了。

    丁然赶紧过去在他小叔耳边解释着什么?

    趁着这个机会,何曼靠到了李罢的身边,摆了一张臭脸,“我们又见面了,坐出租车还让女人给钱?小渣男。”

    “老子又不喜欢她,凭什么给钱!”

    李罢瞅了一眼何妖精今天的装束,舔了舔舌头说,“我要是和你坐出租,肯定我掏钱!”

    “果然是个渣男!”何曼笑骂了一句。

    “丁叔叔好……何阿姨好……”李罢很有礼貌地打起了招呼。

    哈哈……

    何曼本来一张臭脸的,听到李罢的招呼,顿时笑得花枝乱颤!逗女人开心也是个技术活。

    【作者题外话】:你们温柔一点,什么绳子刀还有药都来了,卧草。

章节目录